书包网欢迎您!
简体版 · 繁体版    
玄幻·魔法武侠·仙侠都市·纵横网游·竞技历史·军事科幻·灵异名家·名著菁菁校园言情穿越耽美同人轻小说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书包网(www.zxw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遮仙 第四十八章 计划

    可以想象那个画面,或者看见子女被杀,或者看见父母被杀,或者看见至爱之人被杀……他们全部亲眼看着本身的至亲之人在眼前被活生生剥掉人皮,还要受蚊虫叮咬之苦,最后被掏掉脏腑,还被那些妖魔吃掉。他们全部在极度恐惧中死去,这是何等的惨绝人寰!

    杀机,面对这种情况,刘云也害怕和恐惧,可原因是他强大,所以更多的想大开杀戒,为他们报仇。

    虽然人族对待动物也是那样子的,走进屠宰场,这样子事还少吗?

    但这是种族间的战争,没有对错,只有立场。

    自当是,我为人族,妖魔当灭。今日的仇恨与耻辱,他刘云记下了,会刻在骨子里,迟早要让那些妖魔的鲜血和性命来洗刷掉这一切。

    晚上,仙儿靠着刘云的肩膀睡着了,看到她眼睛里还在落泪,时不时惊醒,便知道肯定做恶梦了,刘云摇摇头,叹道:“又傻,又善良。别人的事,你又何必这么痛苦。”

    这句话本没有什么不对,可当看到仙儿时,刘云不为何,忽然觉得本身以前认为的有些错了。可错在哪,他却不知道。

    刘云有种明悟,或许这就是人性,是同情的感觉。

    沙沙……忽然,他听到脚步踩在落叶上的声音,抬头就看到大常走了过来。

    此人名字虽说有些普通,甚至有些粗俗,可模样却算得上俊美。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能坐在凡人堆里谈笑风生,仿佛融入到凡人的生活里,带着一股子平凡的感觉。他一动一静之间,也随意至极,甚是洒脱,给人一种平凡之感。可偏偏就是这种平凡之感,让刘云觉得此人极其的非凡。

    眼见此人走了过来,刘云脸上露出轻笑,这何尝不是一个试探的机会,正好可以弄清此人的真实身份。

    哪知刘云本身还没开口,便听到大常轻笑道:“道友修为不凡,收敛所有气息,修为看上去不过修为二重天,可却敢孤身犯险,独闯妖魔腹地,而毫无惧色,并且吼出那一声杀机凛冽之语。当真让我刮目相看,难以想象,这天朝郡中,竟然还有道友这般非凡的人物。”

    刘云眉头一皱,这番话,明明是他想说出来,没想到竟然让对方抢了先。刘云心中轻笑了一下,没想到他们二人竟然相互忌惮和怀疑。不过仔细一想,本身与此人的经历,倒真有几分相似之处。

    “哈哈……道友不必回答我的话。相信道友也在怀疑我的身份,但我却可以告诉你,我绝无害人之心。修行中人,那个没有本身的秘密。我不追寻你的秘密,你也无需追寻我的秘密。更何况你我都是有心之心,见凡人受苦,想救他们而已。还不如我俩结伴而行,救更多的人呢?”大常说道,气息平静,带着一股平凡的感觉,但他一身灰布麻衣,立在这白雪地之中,却透着一股别样的风采,仿佛都融入到雪中一般,就像是化成了一片雪花般。

    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自然,如此的毫无违和之感。

    “呃……”刘云诧异,自然知道大常没有害人之心,原因是本身就没有感受到任何杀机。那不安之色,大多来源于未知。如今听大常一言,心中的石头倒也放下了。

    “你叫做大常,我叫做大雨。咱俩算是认识了。”刘云笑道,点了点头。随后,他叹了一口气:“三千人的大部落竟然都没有接引使护佑,真不知,太守府是怎么办事的,那些派来的接引使是做什么去了?”

    “依照现在的速度,三天后,我们会到一个交叉路口,那里是官方定的汇合之地。那一天,我会杀一些人,还望道友到时候别拦着。”大常笑着摇了摇头,露出杀机的同时,眼睛里竟然露出哀色。

    “我们哪一个出生之时,不是凡人。这些所谓的接引使,竟然敢玩忽职守,罔顾这些人的生死,那就犯了不可赦的死罪。”说罢,大常转身而去,回到凡人堆里,随便找了一个落脚地,就睡了下去。

    “你不杀,我也会杀。本不想让仙儿看到这些,如今你代劳,我也乐得清闲。”刘云心道。然后摇了摇头,眼睛微闭,竟然也要学着凡人,轻轻的小睡一会。

    他与大常两人之间的心结暂时算是解开,自然轻松了许多,不然时刻防备着一个不知深浅之人,也累的慌。

    “大常…大常…会是谁呢?如此不凡之人,怎可能在天朝郡中籍籍无名?”刘云心中思索着,想睡也睡不着。

    “大雨…大雨…呵呵…好奇怪的名字。他会是谁呢?天朝郡中,能有如此气象之人不多。龙广?不像…庄生?更不像了。看此人样子,也不像是其他郡城中的人物。”凡人堆里,大常闭着眼睛,却睡不着,认真的在脑海里猜测刘云的身份。

    “他背着的女人又是谁?看上去似乎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可能被这样子人物心甘情愿的背着,恐怕身份……难道他们是中州的人?”

    一夜难眠。两人看似睡着了,心都睁着眼呢。虽说不要探寻彼此的秘密,可在这种环境下,真不弄清楚,实在难以安心。

    “若我错,让我烧了我,燃烧我心,留下被风吹散的烟……”

    半夜,一阵风刮起,格外的冷了起来,许多睡着的凡人都在瑟瑟发抖。

    刘云却又听到了那个歌声,歌声依旧,带着一股无奈之意。这一次,刘云却冷冷的说道:“杀了我那么人族,还无奈。哼,找死!”睁开眼,便看到大常也睁开了眼睛,他听到着歌声后,竟然叹了一口气,仿佛知道这歌声的主人是谁一般。

    “道友难道认识这歌声主人?”刘云开口问道,脸色平静。

    “一个可怜人而已。只会在金丝笼里唱歌的金丝雀而已……”大常叹气,摇了摇头,从地上抓了一把白雪,握成一个小球,然后仍在嘴里,闭眼品尝之后,一副陶醉的样子:“清甜无比,道友要不要尝尝。”

    刘云点头,接过扔来的雪球,在手掌中将其融化成水,才缓缓喝到嘴里,闭上眼睛,感受到嘴里有一股清甜在流动,真有一种喝了玉液琼浆之感。笑道:“不错,不错。”

    “歌声的主人,喜欢雪。出自那人之手,如何能不美味啊!”大常摇头低语,让人听不清他说了什么。说罢,竟倒头睡到雪地里,不一会,还打起了呼。他所行所为,皆随意潇洒,看似大俗,却又有一种雅致的感觉。

    “看来就剩下我一个人守夜了?”刘云自语。昨天撑了一夜的董离,也扛不住睡着了。此刻就只剩下他一人,独自欣赏这孤寂而又冷冽的雪景。

    山林幽幽,古木狼林,密密麻麻,每一株都有几十米高,还非常的笔直粗壮,如同天柱一般,直接耸入天际乌云之中。大雪纷落,即便是深夜,天地都是白茫茫一片,银装素裹。

    雪景很美,刘云欣赏的时候,也在警惕四周。这里是秦川山脉,原始而古老,隐藏着杀机。

    “人族孱弱,若不奋发图强,迟早会沦为附庸,只配做其他生灵的食物而已。更甚至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内。非我一人之力能救啊……”刘云自语,声音中带着一股悲哀之意。接引使是修士,是官方派来的人,竟然都是这无视凡人生死,真是可悲。由小观大,刘云觉得,人族的统治体系,恐怕已经出问题了。

    很快,又见到大常迷迷糊糊的走到身前,在他耳边叨叨了一阵子。见他思索一阵后,点了点头,大常便又回到了人群中,倒头就睡。

    刘云皱眉,觉得他说的方法,可行。

    天蒙蒙亮,所有人都起来了,准备远行,要尽快接近神城,昨天的事,让他们都觉得非常的不平安,就算有俩仙人护佑,也觉得不安。

    刘云脸上带着笑容,走到一个和本身身高差不多凡人面前。

    “仙人早上好。”听到此人问候后,刘云咧嘴一笑,道:“脱衣服。”

    “脱衣服?仙人,我是个直男……”

    看到此人神色大变,竟欲要反驳的样子,刘云眉头一皱,本身想做什么还真不是你想反抗就能反抗的,你不脱,我帮你脱。

    “啊…不要……”此人脸色通红,满心屈辱的大叫,激烈的挣扎,可他怎么可能有刘云力气大,当即就被制服住,很快就被扒了一个精光,只留下一个四角裤。

    这不堪入目的一幕,看的许多人脸色羞红。

    “没想到,仙人还好这一口。”有一人惊恐说道,吓得双股打颤。旁边许多人脸色发白。就是董离这个汉子,也被吓得脸上毫无血色,惊慌的后退。

    大常则是摇摇头,觉得这位道友真是够直接,不给别人思量和反驳的机会。不过为了这些凡人的性命,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伸手摸了摸本身身上的灰布麻衣,摇头苦笑。

    仙儿脸颊绯红,若不是大哥已经解释了,不然看见这一幕,本身恐怕都要误会不可。

    很快,便看到刘云拿着一套灰布麻衣走了过来,急匆匆道:“仙儿,这丫的半年没洗澡了,这衣服能熏死个人,帮大哥洗一下。”一手捏着鼻子,很嫌弃的将灰布麻衣递了过去。

    仙儿一皱鼻子,有指尖轻轻捏起衣服,飞快的奔向冒着热气的水塘而去。这水塘是,刘云用积雪融化了,为了怕仙儿冷,特地用储物袋里一个火球符加热了一下。这些杂物,都是之前在韩家搜刮几十名修士那里得到的。之前一直没机会用。

    不久后,在一个偏僻地,刘云脱得一丝不挂,清洁溜溜。仙儿为他穿上衣服,看到一身灰衣麻布的刘云,她眼睛里放出光彩,轻笑道:“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好相貌也要好衣服来衬托。可仙儿觉得这话不再理。”

    “怎么不在理?”刘云显然没有意识这小妮子想说什么,还一副呆木头的样子。低头看去。

    只看到仙儿缓缓走在白雪地里,映着她一身青碧色的长裙,让刘云觉得分外的美丽了些,窈窕身姿,曼妙曲线。仙儿顿了一会,她转身莲步款款走来,伸手帮刘云整理好纽扣和衣领,便道:“自然不在理。大哥就算穿着凡人的衣服,也非常的有威严,有气魄。一动一静之间,都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气质,有一股子气吞山河的气势,仿佛万物都要沉浮在脚下一般。”

    “哦…对仙儿也是这样?”刘云挑眉,心中高兴,可却装作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伸手将满脸娇羞的仙儿拉入怀里。原来这小妮子,变着法想让他的开心,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开心。

    只见仙儿在他怀里摇摇头,又在他胸口用小秀拳捶了一下。

    “哈哈……”刘云开怀大笑,真想将这小妮子就在白雪地里好好临幸一番。不过在树林里做那种事,小妮子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

    不久后,刘云二人走了出来。对着大常点了点头后,两千多人开始行动,向神城前进。

    “仙儿不久后,若是发生意外,不要慌张,跟在大哥身边就成。”刘云攀在仙儿耳旁道。仙儿以为他又要做坏事,本要躲开,可听到仙儿有些郑重的开口后,便认真的点点头。哪知道,又在她毫无防备之下被刘云亲了一口。

    “大哥你坏死了。”仙儿急忙抬头看看四周,见无人看这里,方才安下心来,不然就羞得不能见人了。

    刘云不再胡闹了,收敛了所有气息,如同一个真正的凡人一般,甚至刻意的去学凡人的走路的样子,让本身更像几分。

    晚上大常告诉本身的计划是,若依照现在这速度,起码要三天的时间,才能走到汇聚之地,可那些妖魔,在这三天不可能按兵不动,为了防止更多的凡人被杀,大常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杀入妖魔老巢里,一举将那些妖魔杂交出来的东西,全部铲除。

    刘云闻言,也是微微动容。先不说如何进入妖魔腹地,就算进去了,实力不足也绝对不可能活着出来。那里可算是一处死地。敢说闯进妖魔腹地,杀光妖魔的话,此人到底要有多大的气魄。

    但大常接下来的话,让刘云更加动容。

    大常说:“道友伪装成凡人,不用动手。待到发现妖魔之时,我直接追杀而去,最终掩杀至妖魔腹地,若能活着出来是大幸,若不能活着出来,也是我自找的,与旁人无关。只要道友将这些凡人平安送回神城便行。”

    刘云仔细想了一下,真觉得此法可行。若不是有仙儿的牵绊,他本身都会追杀而去。当初看见那个人形生物的时候,便有了这种念头,可有仙儿在身旁,身后更有一千多人的性命。容不得他有半分冒险。

    “这大常可不简单啊!”刘云摇了摇头,他可不信大常真会去送死。此人必然隐藏了身份。甚至刘云有些怀疑大很有可能是一位走上真路的人杰,不然绝不可能有这种睥睨天下气度与气魄。

    这一天极其的平静,甚至连半路送死的妖兽都看不见,山脉中格外的寂静,不见鸟雀,听不到兽吼,寂静的有些吓人。

    所有人只能感觉到冰冷,大雪纷飞,越来越冷,很多人开始扛不住了,最先是孩子,就算穿的再多,也会被冻穿。若不是刘云暗中出手恐怕会死掉。

    可遇到这种情况的人,开始越来越多了。原本只需要三天便可以走完的路程,竟然被拖慢了一般速度。

    刘云叹了一口气,能做的都做了,终究有人在遮仙 第二天被冻死了。是一个女人,前几天还给他端过饭菜。

    仙儿也有些冷了起来,刘云抱着她,温暖的大手贴在她的柳腰上,护住她心脉命门等首要穴道,不被寒气侵蚀。

    “这雪有异常之处。”刘云自语,心中蕴含杀机。有一种无奈,如今他神通不凡,可还在初步阶段,修为还在蜕凡,本身还是个凡人,不可能逆天,不可能改变这天地气象。

    便在这时,刘云看到董离这个汉子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背心,急匆匆的从雪地里跑了过来,脸色发白,眼睛都红了,像是哭过。他走到近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砰砰砰,不停的磕头,嘴里祈求道:“仙人求求你救救娃他娘,娃他娘快不行了。”当初本身孩子做的事,他亲眼看着,本来实在羞愧的不敢在祈求刘云,可把本身所有的衣物都给了娃他娘,也是无用,全部被洞穿了,娃他娘要被冻死了。

    身旁仙儿看不下去,一提裙子,走上前扶起董离,道:“董大哥先走,我和大哥马上过来。”

    董离只有退去,心中焦急,回头看了几次不动声色的刘云。

    “大哥,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仙儿美目眨了眨,看了看依旧不动声色的刘云。

    “这和我小气不小气无关。”刘云笑着摇了摇头,依然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