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欢迎您!
简体版 · 繁体版    
玄幻·魔法武侠·仙侠都市·纵横网游·竞技历史·军事科幻·灵异名家·名著菁菁校园言情穿越耽美同人轻小说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书包网(www.zxw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七章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颛顼在高辛时,毕竟是寄人篱下,空有王子之尊,其实什么都没有享受过。

    现如今回了轩辕,和倕梁越走越近,每日宴饮寻欢,被倕梁勾得把那些糜烂销魂的玩意儿都尝试了一遍,颛顼食髓知味,渐渐地沾染了倕梁的一些恶习。

    原本清清静静的府邸也养了一些舞娘歌姬,好色纵欲倒没什么,反正哪个大家族子弟没养女人呢?

    倕梁他们对了助兴,觉得烈酒不过瘾,偶尔会服食巫医用灵草炼制的药丸,那些药丸分量重时可令人昏迷,分量轻时,却可使人兴奋产生幻觉,醉生梦死间能得到极致的快乐。倕梁让颛顼也尝尝,刚开始颛顼还矜持着,不肯吃,倕梁也从不勉强他,可日子久了,倕梁经常吃,又有女人在一旁诱哄着,用樱桃小嘴含着药丸送到颛顼唇边,颛顼终于尝试了一次。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颛顼和倕梁是越发好了。

    倕梁带着人到颛顼府上鬼混,结果被小夭撞见了一次,小夭大怒,直接告到了黄帝面前,一个女孩家也不害臊,一五一十地说给黄帝听。黄帝下令,把颛顼和倕梁一人抽了六十鞭子,打得倕梁一个月下不了地,还当着许多朝臣的面把苍林和禹阳臭骂了一顿,苍林和禹阳跪了两个多时辰。倕梁算是怕了小夭,再不敢来颛顼府里,见了小夭都绕道走。

    颛顼索性很少回府了,常常跟着倕梁东游西逛,轩辕城中本就没有人在乎颛顼,自然也没有人为颛顼惋惜,反正这轩辕城内多一个浪荡贵公子也不多。只有大将军应龙有一次碰到喝醉的颛顼,颛顼颠三倒四地问好,应龙却扇了颛顼一耳光,对颛顼说:“这一巴掌我替你爹娘打的。”

    颛顼被打闷了,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好似真有些羞愧,在府里闭门思过,可刚修身养性了几日,倕梁拣着小夭不在的日子来找他,几杯酒下肚,颛顼就又跟着倕梁出了府。

    刚开始,颛顼还一时羞惭几天,一时又疯玩几天,到后来羞惭的天数越来越少,直到有一次再碰到应龙时,应龙训斥他,颛顼竟然抽出了鞭子,对着应龙嚷,想挥鞭抽应龙,倕梁他们拖着颛顼赶紧跑。应龙是跟着黄帝打天下的心腹重臣,性子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倕梁的老子苍林都对应龙客客气气,倕梁哪里敢招惹?

    这轩辕城内,估计最为颛顼伤心的人就是阿念了。

    她每每苦劝颛顼,可颛顼总是温柔地答应着,一转身就什么都忘记了。到后来颛顼压根儿不回府,阿念在轩辕城人生地不熟,连找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只能整夜整夜地苦等。好不容易等到颛顼回来,却要么昏醉得根本听不到她说什么,要么就还是那样,温柔地全都答应,却全都做不到。

    阿念被逼急了,和颛顼吵,甚至破口大骂,可不管她温柔地劝诫,还是刁蛮地撒泼,甚至威胁说她要回高辛,永不再理他,颛顼都只是温软地应着。

    渐渐地,阿念没有了脾气,她开始哭泣,她痛恨轩辕城!在这座天下最首要的城池里,她遭遇了这辈子最伤心无力的事情,看着颛顼渐渐变得陌生,看着他拥着不同的女人,她却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颛顼!

    原因是颛顼的事,阿念从不知道愁苦的双眸都含了忧郁,好似突然间长大了许多。

    在无数次徘徊后,阿念终于对小夭低头,求小夭阻止颛顼和倕梁他们来往,实在不行,她愿意带颛顼回高辛。

    小夭无奈地说:“我不是没有阻止,我劝过他,也和他吵过,甚至把外爷都请了出来,该打的打了,该杀的杀了,可是结果你也看到了。”

    阿念伤心地哭泣,小夭说:“你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若真的不愿再见他,就回高辛去。”

    小夭的平静和阿念的伤心截然不同。

    阿念突然迁怒小夭,“你个冷血怪物!如果不是你,哥哥根本不会回来轩辕,都是原因是你要祭奠你那个坏母亲,还非要哥哥护送,哥哥才会来轩辕。如果哥哥没有回轩辕城,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你既然已经失踪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你根本就不该回来!”

    小夭盯着阿念,“不要辱骂我的母亲,否则别怪我不念姐妹之情!”

    阿念心里透着寒意,却不肯承认本身胆怯,更高声地哭骂:“我从没有当过你是姐姐,压根儿和你没有姐妹情!你娘如果不是坏女人,她会抛下本身的丈夫?她就是个坏女人,不知道她跟着哪个野男人跑了……”

    啪一声,小夭扇了阿念一巴掌,阿念倒在地上,浑身颤抖。

    小夭说:“这里不是高辛,是轩辕,你骂的人是轩辕王姬,为轩辕百姓战死,至今百姓仍在感念她,就你刚才的几句话,足以让皇帝找到借口对高辛起兵。你要想撒泼,滚回高辛,别在轩辕闹腾。”

    小夭吩咐海棠:“把她带回屋子,毒半个时辰后就会解掉。”

    海棠什么都不敢说,赶紧上前抱起阿念,匆匆离开。

    小夭坐在颛顼的屋子前等候,颛顼昏醉不醒,被侍从背回了府邸,婢女们已经很有经验,麻利地服侍着颛顼宽衣睡下。

    小夭让她们都下去,她坐到榻旁,看着颛顼。这是一场戏,可颛顼并未和她商量。她只能稀里糊涂地陪着他演。

    小夭提起颛顼的手腕,把了一会儿脉,给他嘴里扔了一颗药丸。

    颛顼悠悠醒转,小夭说:“这出戏再演下去,别戏结束了,你却已经成了废人。”

    颛顼看着小夭,“如果不是戏呢?如果我是真的变了呢?”

    “你想测试什么?你不和我商量,是想看看我会不会抛弃你吗?道歉,试验不出来,原因是我很了解你,知道你在演戏。你怎么干这么幼稚的事情?”

    颛顼叹气,“有些时候人都会犯傻。”他的确是想知道小夭会如何对待这样不堪的他,“如果我真的变成了现在这样,你会有一日受不了离开我吗?”

    小夭无奈地笑着,“你只需问问本身,如果有一日我变得不堪,你会抛弃我吗?”

    颛顼凝神想了一瞬,说道:“不会!如果你变成那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定会守着你,让你一点点好起来,就算你不愿意好起来……那也没什么,我会陪着你。”

    小夭问:“知道我的答案了?”

    颛顼笑点下头。

    小夭说:“你吃的那些药……为什么不提前让我给你配点解药?”

    “别担心,我早已经询问过巫医,这些药会成瘾,也许对一般人很可怕,但我能戒掉。既然决定了演戏,就必须逼真,想要让他们放心地把我流放到中原,必须让他们相信我已经不能成事。”

    “不仅仅是成瘾,其实这些药都是慢性毒药,在毒害五脏六腑。”

    颛顼笑,“不是有你吗?”

    小夭说:“即使日后解掉了,你的灵力也会受损。”

    颛顼笑道:“我不是早说了,我又不是靠灵力混?”

    “还要吃多久?”

    “快了,很快我们就能去中原了。”

    小夭说:“阿念很伤心,她的伤心并不是原因是你变了,其实表面上看去,你的放纵对一辈子不愁吃穿的贵族子弟来说也不是多么可怕,并不值得她日日以泪洗面,我看到过她看你那些女人的眼神,我想她对你不只是兄妹之情。”

    颛顼用手盖着眼,“你想我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反正你要记得,她是我父王的女儿,父王不仅对你有养育之恩,还有授业之恩。”其实,小夭比较希望阿念回高辛,所以她才刻薄地逼她回高辛,但阿念不见得会走。

    颛顼叹了口气,“我明白,所以我一直是真心护她,和对馨悦她们不同。”

    “还是她们?”小夭狠拧了他耳朵一下,“四舅和舅娘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离不弃、生死相随,你却和他们截然相反,我倒是要看看你这辈子能招惹多少女人。”

    颛顼龇牙咧嘴地揉耳朵,委屈地说:“我又不是故意招惹的。”

    小夭懒得理他,起身要走,嘲讽地问:“要不要我给你叫个女人进来?”

    颛顼闭上了眼睛,“我还昏着呢!”

    小夭把门关上,回了本身屋子。

    小夭躺在榻上,怎么睡都睡不着。

    阿念骂母亲的那些话是藏在她心底最深的恐惧,她不愿回想,可眼前依旧浮现出一袭血红的衣袍,那男子睥睨张狂得好似要踏碎整个世界,可是他看着母亲的眼神却是那么温柔缠绵,而母亲看他的目光……小夭当时不明白,现在却懂了。

    母亲滴落的泪,似乎还印在小夭的脸上。

    小夭不自禁地摸了一下本身的脸颊,想擦去那些眼泪,却什么都没有。

    小夭惊得一下坐起来,打开榻头的小箱子,从摆满了毒药的瓶瓶罐罐中,拿出了一瓶青梅酒。

    这是璟送来的酒,也不知道他是揪出了内奸,还是想出了瞒过奶奶的方法,或者原因是颛顼和丰隆有了协议,更信任璟,肯动用暗卫和他联系,反正现在每两个月,小夭会通过颛顼收到两瓶青梅酒。

    小夭大喝了几口酒,好似从璟那里获得了力量,慢慢平静下来。小夭把关于母亲的思绪都赶走,她一边啜着酒,一边想着父王,渐渐地笑了,恐惧淡去。她的心清清楚楚地告诉她,父王很爱她!她肯定是父王的女儿!

    一个人突然从窗户跃进来,又迅速地把窗户关好。

    隐隐地有士兵的呼喝声传来,显然是在追捕什么人。

    小夭没叫、没动,把玩着手中的酒瓶,带着几分被打扰了的不悦说:“我不会被你要挟帮你遮掩,趁早离开,重新选人还来得及。”

    来人显然没接受小夭的建议,向着榻走来,小夭替他数数:“一、二、三……”一直数到了十,男子走到了榻前,依旧没有倒。

    小夭知道这次来的人灵力高强,毒药很难毒倒。

    男子伸手挑起了纱帘,坐在小夭的榻上。

    小夭说:“你虽然灵力高强,不过你受伤了,我还是建议你不要找我。”

    男子戴着面具,静看着小夭。

    小夭的身体紧绷,感觉告诉她这是个熟人。她伸手,男子没阻止,小夭缓缓摘下了他的面具,是防风邶。

    小夭苦笑,“我比较希望你是专程深夜来探访我的香闺。”

    防风邶没说话,小夭说:“你就不能去找你的狐朋狗友吗?干吗要投奔我?”

    “你也说了他们是狐朋狗友。”防风邶一句话,唇角有鲜血溢出,他不在意地擦掉了。

    小夭无奈,很无奈,可不得不抓起他的手腕,然后把俊帝和黄帝给她的灵丹妙药分了防风邶一些。

    “你躺下吧。”

    防风邶躺到榻上,小夭也躺下,盖好被子,“我哥哥如今完全镇不住场面,我的身份不见得管用,待会儿人家要硬搜,我也没办法。”

    防风邶不说话,小夭觉得他今晚十分怪异,正狐疑地琢磨,听到外面闹腾起来了。

    小夭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静静等待。

    她低声问:“你究竟干了什么?不会是去刺杀皇帝吧?应该不是,多少刺客轰轰烈烈而来,凄凄惨惨而死,你这么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干这种傻事。”

    防风邶依旧不理她。

    小夭叹气,“真可惜你不是真正的浪荡子!”

    婢女来敲门,小夭配合地让她敲了几下,才装出刚睡醒的样子问:“怎么了?外面闹什么呢?”

    婢女回道:“是世子带兵在抓人。”

    “倕梁?”小夭披衣而起,“他打算搜府吗?表哥怎么说?”

    “王子还昏睡着呢!”

    另一个婢女急急忙忙地说:“王姬,快点穿好衣服吧!士兵已经搜了王子的屋子,把王子的屋子翻得乱七八糟,衣服都挑破了,奴婢怕他们待会儿冲进来冒犯到您!”

    小夭不禁捏了捏拳头,不得不佩服颛顼真是能忍,堂堂王子竟然由着几个士兵搜本身的房间,乱翻本身的东西。

    小夭打开门,让两个婢女进来,她端坐在榻上。

    两个婢女小声提议:“那些士兵都很粗鲁,不如王姬暂时回避一下,奴婢们在这里看着就行了。”

    小夭笑笑,“没关系,我也正好见识一下。”

    几队士兵正挨着房间搜,似乎都听说过小夭的泼辣名气,都刻意避开。一队搜到了阿念的房间,士兵没客气,海棠刚一开门,他们就想往里冲,海棠也没客气,立即动手。海棠是俊帝训练来保护阿念的,对付着几个士兵自然小菜一碟。

    小夭坐在榻上,看得直笑。

    轩辕的士兵向来以悍勇著称,在四个低等神族的指挥下,一下子竟然摆出了阵形,将海棠团团围住,海棠开始渐渐显得吃力。

    小夭暗叹,难怪皇帝令天下畏惧,就这么一群普通的人族士兵都丝毫不畏惧灵力高强的神族。

    阿念走出了屋子,挥手射出一排冰刃,将几个士兵射倒,但她也很有分寸,没伤及性命。更多的士兵拥了进来,结成阵形,围攻阿念,还有两个驱策坐骑的妖族立在半空。看样子是打算观察清楚后,一击必杀。

    小夭对婢女说:“你去问候倕梁,他是不是不想活了?”

    一个婢女迟疑着不敢,另一个婢女却毫不犹豫地走到门口,扬声问:“王姬问世子是不是不想活了?”

    一瞬后,倕梁赔着笑走了进来,给端坐在榻上的小夭行礼,“表姐何来此言?”起身时,眼睛滴溜溜地把屋子扫了一圈。

    小夭笑着说:“你脑子里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一点颜色没有。你看看那个婢女,你觉得一般人能用得了吗?不是我瞧不起你,就是是身边,要找出模样这般好、灵力又这般高的女子,只怕也没一个。”

    倕梁不阴不阳地说:“我以为是表姐的人。”

    “不是,是我妹妹的。”小夭指指阿念。

    倕梁脸色变了,大喝了一声“住手”。

    倕梁的脸色很难看,“高辛王姬来了,表姐却隐匿不奏?”更怒的是,竟然没有人通知他。

    小夭笑眯眯地说:“你以为我想隐匿就能隐匿?不过是外爷懒得让你们知道而已,怕你们几个动什么歪主意,扰了我妹妹的清净,不信你回去问你爹!”

    倕梁这边住手了,阿念却没住手,把对颛顼的伤心、小夭的讨厌全部发泄到了轩辕士兵身上,把所有士兵都打倒在地,还怒问:“想动手的都过来!”

    倕梁知道了黄帝默许阿念在此,心里再怒,也不敢给小夭甩脸子了。他赔着笑说:“还请表姐安抚一下王姬,不是我有意冒犯,实在是完全不知道。”

    小夭站起,拉开纱帘,让倕梁看,“要不要仔细搜搜我的房间呢?”

    倕梁忙道:“不敢,不敢。”却仍旧是扫了一眼,只见被褥零乱,显然是匆匆起身,榻角还有一件大红的绣花抹胸若隐若现。倕梁不禁心里一荡,下意识地看向小夭的胸,表姐只怕没穿……

    小夭也看到了本身的抹胸,脸色立变,忙放下纱帘,冷了脸,强装着镇定说:“出去!”

    倕梁越发心里痒痒,恨不得能摸一把,可再有色心,也不敢动小夭,只能退了出去。

    倕梁琢磨着小夭的房间他已经看过,并不像藏了人,现在他怀疑的是阿念。可士兵都被阿念放倒在地,他不想和阿念直接起冲突。毕竟小夭算是半个本身人,有什么不周,和爷爷还好交代,可如果对阿念真有失礼之处,那就是对高辛的公然挑衅。

    倕梁想了想,命人退出小院,却在外面守着,一边给阿念赔罪,一边说:“原因是有奸徒作恶,怕王姬遇险,所以特意派兵保护。”

    阿念深恨倕梁带坏了颛顼,巴不得倕梁说错话,让她借题发挥,狠狠揍他一顿,再去和黄帝告状,可倕梁曲意奉承,硬是让阿念一个错都挑不出,只能气鼓鼓地回了屋子。原因是很坦然,阿念对外面的士兵是一点不在乎。

    外面渐渐安静了,两个婢女行礼退出,把门关上。

    小夭熄了灯,坐到榻上,把纱帘放下,掀开被子,露出防风邶的头,低声问:“没闷死吧?”

    防风邶闭着眼睛没理她,小夭也不能点灯,只能收塞进被子里去摸他的手,搭在他腕上,查看他的伤势,刚才喂给他的稀世灵药没有发生一点作用。

    小夭猛地放开他的手,躺倒,呆呆地盯着帐顶。

    半晌后,她才问:“你究竟是谁?”

    “你希望我是谁?”防风邶的声音很冷。

    小夭不吭声,好一会儿后说:“你爱是谁就是谁吧!”

    防风邶半撑起身子,头缓缓地伏下,唇就要挨着她的脖子,小夭的手挡了下,“别!”他的唇挨在了她的掌心。

    防风邶立即躺了回去,小夭侧身而躺,把手腕递给他,“咬这里。”

    “为什么那里不行?”防风邶的脸很冷。

    小夭开始和怀念随意随性、风趣无赖的防风邶,“你说呢?防风邶!”

    防风邶沉默了一瞬,扶着小夭的手腕,几颗尖尖的小獠牙,刺破了小夭的手腕,这是小夭第一次亲眼看到他吸她的血,并不觉得痛,反而有种凉飕飕的快感。

    小夭专注地看着防风邶,防风邶扫了一眼小夭,小夭立即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她郁闷!她还是怕他啊!

    好一会儿后,小夭觉得头有些晕,却没吭声,这里是轩辕城,他的伤必须尽快好!

    防风邶停止了吮血,他轻轻舔舐着小夭的伤口,小夭的血凝住,不再往外流,等他放下小夭的手腕,已经看不出是伤,只像一个激烈的吻痕。

    防风邶轻声叫:“小夭。”

    小夭睁不开眼睛,喃喃说:“没事,你疗伤,我睡一觉就好。”

    防风邶翻了翻小夭的疗伤药,拣出一瓶玉髓,喂着小夭吃了。

    防风邶躺下,闭目疗伤。

    小夭一觉睡到快晌午才醒,她睁开眼睛,立即去看防风邶,看他依旧闭目静静躺着,才放下心来。

    小夭知道他虽不能动,却能听得见,低声说:“我饿了,去吃点东西。不会有人进来,你安心疗伤。”

    小夭起身,把纱帘掩好,走到角落里,窸窸窣窣地把衣服换了,梳好头发,走了出去。边走边下毒,在门口又布了一层毒药,才放心。

    昨夜敢大声传话给倕梁的婢女正在庭院内侍弄花草,小夭对她悄声吩咐:“看着他们。”就凭昨夜她敢对倕梁传话,小夭肯定她是颛顼的人。

    那婢女提着水壶,扫了一眼庭院外守着的士兵,回道:“奴婢明白,若有事,奴婢必会立即闹起来。”

    小夭笑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潇潇。”

    小夭去颛顼屋里,阿念也在,颛顼仍懒懒地半躺在榻上,满屋狼藉,衣箱敞开,被翻得乱七八糟,地上几件被撕毁的衣袍。

    阿念怒气冲冲地说着昨夜的事,颛顼也好似十分生气,一遍遍承诺,必要去找倕梁算账。

    阿念看到小夭进来,心中有一丝畏惧,瞪了小夭一眼,离开了。

    小夭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啧啧两声,“他们不会连你的身子都搜了一遍吧?”

    颛顼笑笑,“那倒没有,只是掀开被子看了两眼。”

    小夭沉默了,他们竟然真敢!

    颛顼大叫一声:“来人!”

    婢女们立即端了洗漱用具进来,小夭和颛顼一起洗了脸,漱了口。

    婢女送来饭菜,小夭吃饭。

    颛顼说:“昨夜应该算是奇耻大辱,我好像再没血性也该发作一下,所以我得去找他们算账,你若觉得这里乌烟瘴气,就带阿念回朝云峰。”

    小夭说:“你问一下是为了什么倕梁要亲自带兵搜查。”

    “你不说,我也得要他们给我个交代。”颛顼苍白着脸,出去了。

    小夭吃完饭,回了本身屋子。

    小夭怕扰到相柳疗伤,刚一进门,就低声说:“是我。”

    她掀开纱帘,防风邶依旧静静地躺着。

    小夭盘腿坐在榻上,静静地看着他。

    小夭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早上,她仔细地装好送给相柳的毒药,去涂山氏的车马行里,把东西送出,还想着相柳看到她那一盒子绚丽美艳的毒药该是什么感觉,也许要骂她变态。

    当她心情愉悦地走出车马行时,他翩翩而来,就像所有浪荡子勾引女人一般,含笑搭讪,居然要教她射箭。小夭一边好笑,一边并不排斥他的接近,也许是原因是他总让她觉得熟悉。

    从他教她射箭的那日到现在,已经两年。

    两年间,两人结伴玩遍了轩辕城的每个角落,他有时候失踪,有时候出现,随意随性,小夭都觉得他们能这么天长地久地玩下去,原因是两人的态度太像了,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介意尝试,什么都感兴趣,什么都能令他们微笑。他们欣赏一切美丽美好,却什么都不想要,他们的生命就好似踩在明与暗的交界处,如果选择面朝光明,则背后是千里荒凉,如果选择了面朝黑暗,则红尘繁华只在他们身后绚烂。但即使面朝光明,他们依旧踩着黑暗,不是不明白纯粹的光明,但曾经历的一切永不会遗忘,如影随形地跟随着。他们坚强、独立、冷漠,不管遇见什么,都可以好好地活着。

    昨夜,她知道他是相柳时,一点诧异的感觉都没有,就好似一切本该如此,甚至她心里的某个角落如释重负,可同时另一个角落又悬了起来。

    第二日傍晚,颛顼才七倒八歪地回来了。

    他如何去质问倕梁的,无法知道,只是看到他搂着两个美貌的女子,边说边笑地进了屋子。

    侍从小声给小夭和阿念解释:“是世子为了赔罪,送给王子的婢女。”

    阿念不敢相信地怒问:“为了两个女人,哥哥就连人家搜他的屋子,搜我们的屋子都不计较了?”

    侍从为难地低着头,“世子也给王子道歉了。”

    “道歉?前夜的事是一声道歉就能了的事?”阿念气得声音都变了,轩辕士兵都对她动了手,只是一句道歉?

    阿念推开侍从,冲进颛顼的屋子,可又立即退了出来,脸涨得通红,眼中泪花滚滚,显然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画面,应该是颛顼和那两个女人在亲热。

    阿念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猛地转身,匆匆向本身的屋子奔去。不一会儿,就看海棠提着行囊,陪着阿念走出屋子。

    小夭问道:“你是回高辛吗?”

    阿念盯着小夭,冷冷地嘲讽:“听说昨夜倕梁连你的床榻都翻看了,你却什么都不敢做!你的本事也不过是欺负我!”

    小夭什么都说不了,只能沉默。

    海棠已经召唤了玄鸟坐骑,阿念跃上坐骑,腾空而起。

    匆忙间,小夭只来得及对海棠叮嘱:“护送王姬回高辛。”

    潇潇看小夭一直凝望着天空,轻轻走过来,低声道:“大王姬不必担心,会有人暗中保护二王姬。”

    小夭说:“我知道。”颛顼一直是最保护阿念的人,却是他带给了阿念人生中的第一次风暴和伤害。并不是阿念在颛顼心中的地位变了,只不过原因是颛顼有更首要的事,他选择了放弃保护阿念。

    小夭回了屋子,她握住防风邶的手,查探了一下防风邶的伤势,他的疗伤快要结束了。

    小夭把一套男子衣衫放在他身旁,轻轻离开了。她可以从容地面对防风邶,也可以嬉笑地面对相柳,但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同时面对防风邶和相柳。

    小夭躺在花园里的青石板上,看月亮。

    颛顼披着外袍,坐到她身旁,“阿念走了?”

    “嗯。”

    颛顼问:“你生我的气了吗?”

    小夭侧头看颛顼,他的头发仍湿着,显然刚洗过澡。颛顼本不喜熏香,现在身上却有一股浓重的龙涎香,显然是想熏去个更让他讨厌的气味。小夭问:“这段荒淫的日子你过得开心吗?”

    颛顼苦笑,“噩梦!不是只有女人与不喜欢的男人虚与委蛇时才会难受,男人一样难受,说老实话,我宁愿被人刺上两剑。”

    小夭幸灾乐祸地笑,“这次的事最苦的人是你,你都已经对本身下了狠手,我还生什么气?”相比颛顼给本身的伤害,他给阿念的伤害简直不值一提。

    颛顼敲了小夭的头一下。

    小夭握住了颛顼的手腕,静静把了一会儿脉说:“抓紧时间,你对药的依赖会越来越强,如果再过半年,我也不敢保证能把你身体内的毒全部清除。”

    颛顼喃喃说:“快了,就快了,现在万事俱备,只差最后一步。”

    小夭问:“前夜的事是为了什么?”

    “丢了东西。有苍林和禹阳府邸的地图,估计还有他们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所以他们十分紧张。不过我看那贼子的意图可不是苍林和禹阳,而是不起眼的另两张图。轩辕在中原有一些秘密的粮仓和兵器库,是为了防备突然爆发战争,可以及时调运兵器和粮草。我猜测有人打上了粮仓和兵器库的主意。”

    小夭沉默了一会儿,回道:“你打算告诉外爷吗?”

    “为什么要告诉他?如果真是相柳派人做的,现在神农义军是苍林和禹阳的麻烦,与我无关。某种程度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小夭放下心来。小夭说:“哥哥,帮我做一件事情。我想知道所有关于防风邶的事,从他出生到现在,一切你所能查到的。”

    颛顼审视着小夭,“你……不会真被他勾得动了心吧?”

    小夭受不了颛顼的锐利目光,偏过头说道:“我只是好奇,反正你帮我查查。”

    “好。”能让小夭上心,现在颛顼也很好奇。

    他出来已经有一阵子,颛顼抓着小夭的袖子,头埋在她衣服间,轻轻地嗅着,像是撒娇一般,恼怒地说:“我不想回去,我讨厌那两个女人!”

    小夭忍不住笑,“没人逼你回去。”

    颛顼静静趴了一会儿,抬起头,淡淡地说:“从我娘自尽那一刻起,我就不能再任性。”

    他起身要走,小夭抓住他的衣袖,“我虽不能帮你把那两个女人赶跑,但我能解救你的鼻子,让它暂时什么都嗅不到。”

    颛顼笑了,眉间的阴郁散去,温柔地摇摇头,“不,我要让本身好好记住一切的屈辱,日后若有懈怠时,我可以想想当年为了活下去我都曾忍受过什么。”

    颛顼离去了,小夭看着月亮发呆,直到沉睡过去。

    清晨,她回到屋子时,床榻整整齐齐,已经空无一人。小夭缓缓坐在榻上,双手互握,无意识地抚弄着指上的硬茧。

    三个月后,颛顼负责的河运出了大差错,黄帝恼怒,令颛顼搬回朝云殿,不许再下山,好好思过。

    恰好神农山的一座小宫殿原因是几百年无人居住,年久失修,坍塌了,惹得神农族的不少老顽固们不满,上书黄帝应该好好维修神农山的宫殿,神农山可是中原的象征。黄帝同意整修神农山的宫殿,尤其是紫金殿。

    众位官员商讨该派谁去,身份太低的不足以代表黄帝,身份高的又没有人愿意去已经废弃的神农山虚耗生命。这是一件看上去很不错,其实非常差的差事。

    黄帝身边的近侍偷偷和倕梁、始均他们说,黄帝打算从他们几个孙子中挑选一个,倕梁和始均吓坏了,神农山能叫得上名字的山峰就有二十八峰,一座座宫殿整修,每个百八十年根本回不来,修好了,是应该,修不好,那些中原氏族恐怕会不停上书批驳,现在爷爷的身体那么差,万一爷爷有个闪失,他们人在万里之外,那……

    始均想了个鬼主意,和倕梁一说,倕梁再和父亲商量完,都觉得如此办既能解了眼下的燃眉之急,又可以趁着黄帝现在气恼颛顼,彻底把颛顼赶出去。否则颛顼在轩辕城,指不准又能把黄帝哄得上了心,毕竟只有颛顼能住在朝云殿,和黄帝日夜相伴,他们却是没有黄帝的召见,连朝云殿的门都进不了。

    朝臣们几经商议后,有人提议让颛顼去,得到众朝臣的纷纷赞成,黄帝思索了一夜,同意了朝臣们的提议,派颛顼去中原,负责整修神农山的宫殿。

    小夭从没有去过神农山,对这座曾是神农国历代王族居住的神山很是好奇,向黄帝请求,允许她去神农山玩玩。

    苍林和禹阳都反对,认为小夭是高辛王姬,已经在轩辕住了一段日子,实不适合去神农山,委婉地建议黄帝应该送小夭回高辛。黄帝竟然大怒,对苍林和禹阳一字一顿地说:“小夭是我和轩辕王后的血脉,轩辕国是我和王后所建,只要我在一日,她就是在轩辕住一辈子,玩遍整个轩辕国,也全凭她乐意!”黄帝说这话时用了灵力,威严的声音一字字清晰地传到了殿外,所有站在殿外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苍林和禹阳不明白很少动怒的黄帝为什么会生气,却感受到了黄帝眼中那一瞬的怒意,吓得腿软,忙跪下磕头,连带着殿内的几个心腹重臣都纷纷跪倒。

    没有多久,整个轩辕朝堂的臣子,连带着大荒所有氏族的族长都明白了,小夭在黄帝心中非比寻常,把外孙女的那个外字去掉会更贴切。

    小夭觉得黄帝的那些话是特意说给整个轩辕的臣子听的,不太明白黄帝这么做的用意,她觉得黄帝对她去中原似乎有些不放心,似乎认为俊帝的威仪都不足以保护她,所以要再加上黄帝的威仪,让所有人明白,她是轩辕黄帝和轩辕王后嫘祖的血脉,伤她,就是在辱黄帝和嫘祖。

    可谁能伤她呢?小夭想不出来,她可从来没和谁结过生死仇怨,只能觉得是本身想多了,毕竟帝王心思难测,也许黄帝只是寻个借口警告苍林和禹阳。

    春暖花开时,在择定的吉辰,颛顼带着十来个侍从,离开轩辕城,去往中原。

    小夭带了一个贴身侍女珊瑚,十来个高辛侍卫,随着颛顼一起去往中原。

    当云辇从朝云峰飞起时,小夭忍不住再次看向朝云殿,那些高大的凤凰树,开着火红的凤凰花,像晚霞一般笼罩着朝云殿。

    颛顼却未回头去看,他只是静静地坐着。

    上一次离开,小夭身旁是娘亲,她对站在凤凰树下送别的颛顼频频挥手,以为很快就能回来和颛顼哥哥一起在凤凰花下荡秋千,可不管是天真懵懂的小夭,还是已初尝人世疾苦的颛顼,都没有想到这一去就是三百多年。

    这一次离开,已经历了世事无常、悲欢离合的他们都很清楚,想再次在凤凰花下一起荡秋千难如登天,就算能再次回来,也不知又会是多少年。

    颛顼看小夭一直趴在窗口往后眺望,说道:“我会在神农山的紫金顶上也栽下凤凰树,再给你做个秋千架。”

    小夭坐直了身子,回头看向他。颛顼放弃了一切,去往中原,选择了一条不成功就全输的路。如果他不能在神农山紫金顶种下凤凰树,那么他只怕也永不会有机会看到朝云峰的凤凰树,所以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在紫金顶上种下凤凰树。

    小夭笑眯眯地说:“好的,我肯定会喜欢在紫金顶上荡秋千的。”

    小夭为了祭拜母亲回轩辕山,是她和黄帝的血缘关系,没有牵涉到轩辕的朝堂斗争内,在所有人眼中,她只是和黄帝有血缘关系的高辛王姬。可是,当小夭选择了和颛顼同赴中原,小夭等于告诉天下,她选择了站在颛顼一边,在所有人眼中,小夭变成了和俊帝有血缘关系的颛顼的妹妹。颛顼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小夭,甚至小夭的性命。

    颛顼看着本身的手,讥讽地笑,“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其实我应该让你和阿念一样,离开我。”

    小夭握住了颛顼的手,“外祖父有句话没有说错,我是轩辕王后的血脉,整个朝云殿,只剩下你、我了。外婆临终时叮嘱过我们,要我们相互扶持,如果你现在过得很好,我可以什么都不理,可你现在的情形,我纵使远走,也不得心安。”

    颛顼自嘲:“相互扶持?我只看到你扶持我,没看到我扶持你。”

    小夭摇晃着颛顼的手,开玩笑地说:“你着急什么啊?我们神族的寿命那么漫长,你还怕没机会扶持我?我小算盘打得精着呢!如今让你略微靠靠我,日后我可打算完全靠着你了!”小夭看颛顼依旧眉头蹙着,头靠到颛顼肩头,声音变得又低又柔,“你和我需要分那么清楚吗?”

    颛顼虽然唇角依旧紧抿,没有一丝笑意,眉头却渐渐地舒展开,他轻轻地叫了声“小夭”,紧紧地握住了小夭的手。

    小夭不知道中原等待着颛顼和她的是什么,那是一个俊帝几乎影响不了,即使征服了它的黄帝也影响力有限的地方,那里有大荒最古老的世家大族,有神农义军心心念念的神农山,有大荒内最繁华的商邑,有骄傲保守的中原六大氏……但不管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小夭只知道他们必须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