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欢迎您!
简体版 · 繁体版    
玄幻·魔法武侠·仙侠都市·纵横网游·竞技历史·军事科幻·灵异名家·名著菁菁校园言情穿越耽美同人轻小说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书包网(www.zxw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卡徒》第一集 东商卫城 第六百一一节 大结局(全书完)

    半年后,罗柚市废墟。.

    昔曰繁华的城市,早就只剩下一片废墟。几年的时间,这里早就杂草横生,成为野兽的天堂。除了偶尔还会有之前的幸存者回来缅怀,再也不会有其他人来这里。

    几年前,罗柚市被唐含沛轰成废墟,这件事对他正面光明的形象也大打折扣。随着时间的逝去,人们对这件事了渐渐淡忘。可是,自从半年前,唐含沛亲自指定罗柚市废墟为决斗场地,这里也再次吸引整个联邦。

    这半年里,联邦好像又恢复到以前的时光,没有战争,所有的势力都小心翼翼,克制冷静。

    所有人都在紧张地伸长脖子,带着复杂的心情,等待这场举世瞩目的决斗。

    这一天,终于来了。

    唐含沛天下第一卡修的身份,陈暮则是西泽学生,这是联邦最顶级的对战。而且,这场决斗的意义并不只是单纯的两名卡修强者之间的决斗。

    它将决定整个联邦的走势,它将决定了无数人的生死,它将决定了人们今后的生活。

    不需要用过多的语言描述,这一天,所有城市全部休假,全有人都呆在家里,守在收视幻卡前。

    所有的平台,也只有一个节目,直播这场决斗。

    从各地涌来的卡修,被隔在废墟的外层,就连各个平台的记者,都不允许进入。东卫和联邦综合学府的队伍,把整个废墟全都围了起来。双方人马之间,反而没有太多的敌意。

    两大势力之间的对决,将由他们的领袖去解决。

    他们需要面对,是外患。外围这些五花八门的卡修,谁知道会不会有隐藏的杀手?于是,罗柚市废墟便形成十分怪异的一幕。本应该势如水火的双方,竟然配合无间,双方不像敌人,倒是像极了兄弟队伍。

    陈暮和唐含沛两人飘在空中,偌大的城市废墟,就只有他们两个。

    看着脚下的废墟,想起在罗柚市的那段时光,陈暮不禁有些感慨。

    “这一天终于来了。”唐含沛缓缓开口,神色一如既往的从容,带着微笑。岁月仿佛没有在他脸上留下痕迹,和上次陈暮看到他时没有任何变化。

    “是啊。”陈暮伸了伸懒腰,语气舒展。

    唐含沛欣赏地看着陈暮,悠然道:“从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以后肯定不凡。不过,我还是低估了你的潜力。我那时只以为,你只能成为一位制卡大师。”

    陈暮也笑了:“这是你高看我了,我可成不了制卡大师。”

    “能创下东卫,可远胜过一位大师。”唐含沛摇摇头。

    “这可不一定,如果没有罗森博格大师,我也不可能创下东卫。”陈暮老实道。

    唐含沛再次摇头:“那是你。换一个人,就算有罗森博格的传承,也创不了东卫。否则的话,星院可是有着海纳.梵森特的血统。”

    陈暮不想争辩,笑道:“这些东西没营养。”

    唐含沛也笑,他盯着陈暮,认真道:“西泽挑选你作学生,就是为了你能来挑战我?”

    “是啊。他对于你是第一,可是耿耿于怀。”陈暮笑道。

    出奇地,面对顶着天下第一的唐含沛,他居然没有任何胆怯和紧张,反而浑身说不出的放松。两人就像好友般,言谈亲切。

    “真是让人又遗憾又庆幸啊。”唐含沛感慨。

    “怎么说?”陈暮好奇地问。

    唐含沛目光深邃幽远,声音在风中飘扬:“遗憾的是,这辈子没能和西泽交手。庆幸的是,西泽有你这个学生。”

    陈暮细细琢磨这话,顿时觉得豪气充斥心中,不由洒然一笑:“那我们就别废话了!”

    唐含沛表情有些无奈:“我还想好好聊聊呢,找个人聊天,可不容易。”

    语气一顿,他旋即脸色一冷,漠然:“不过也对,战吧!”

    天空对峙的两人,杀气忽现。

    一处昏暗充斥发霉味道的小屋,一张光幕前坐着一位老人。他白发苍苍,面容枯槁,双目浑浊,不时地咳嗽,每次咳嗽,嘴角都会溢出鲜血。他浑然不顾,只是盯着光幕上的两人。

    “好!好!好!”他嘴里喃喃,言语间,充满欣慰和自豪。

    他咳嗽得越发剧烈,嘴角的鲜血洒在身上,触目惊心。

    老人脸上没有半分痛苦的神情,即使是咳嗽,也盯着光幕上的两人。

    他咳嗽声音渐渐微弱,瞳孔渐渐扩散,声息渐无。

    身体早就受损严重的西泽,溘然长逝。这位名震联邦的杀神,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人世。依稀可见当年那个为了不成为棋子,悍然离开的倔强少年身影。

    罗柚市废墟上空。

    “他叫王歌。”唐含沛语气温柔,在他身旁,一个粉雕玉琢晶莹剔透的小孩飘浮在空中,吸着肉乎乎的手指头,睁大无邪的双眼好奇地打量着陈暮。

    “能量战偶?”陈暮有些吃惊。

    唐含沛微微一笑:“七星卡片——【王歌】!”

    能量战偶并不出乎陈暮意外,原因是这是联邦综合学府的最强项。可是,当看到这个小孩时,他还是被震惊了。并不是原因是,小孩完全有如实质的身体。

    而是智能!这个能量战偶居然拥有智能!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一个拥有智能的能量战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联邦综合学府在能量战偶卡片方面的研究竟然达到如此精深的地步?

    王歌黑宝石般的眼珠滴溜溜地转动,一股彻骨寒意,从陈暮心底深处冒起来。

    “王歌,陪这位哥哥玩一会。”唐含沛的声音温柔得就像在哄本身的儿子。

    “咿咿咿!”王哥神色欢色地拍着小手,就突然从原地消失。

    陈暮浑身汗毛陡然竖了起来,下意识一个侧飘!

    滋啦啦!

    三道电芒从他刚才的位置掠过。王歌可爱的身影在半空中隐约可见,一击没有中,他似乎更加开心。

    好快!

    饶是身经百战,陈暮依然被吓出一身冷汗。

    幸亏他一直处在零式状态,否则刚才那一下,他能不能躲过还难说得很。

    零式世界中,一处白线微不可察地一跳,陈暮的心脏猛地一跳,气流卡一动,一道炽红光束险而又险地擦身而过。

    远处的唐含沛好整以暇,拍着手掌,语带欣赏:“厉害!他是能量体,对所有的能量攻击方式都很熟悉。”

    便在他说话间,陈暮又狼狈地躲过音波、光刃、电网……这个能量体,果然对任何一种能量攻击都极其熟悉。而且信手拈来,频率之快,远远超出人类卡修的极限!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陈暮又一次惊险闪过王歌的攻击,他丢出一个方形的金属盒。

    就在陈暮打算继续闪躲时,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王歌竟然出现在的金属盒旁,好奇地打量它。

    “哦,这是什么?”唐含沛也同样有些好奇。

    机会!

    陈暮眼前猛地一亮,唐含沛此时离他并不远,而王歌却还在打量着金属盒。

    能量战偶卡片是一种强大的战斗卡片,它们能够释放出战斗力强大的能量战偶,以帮助卡修打败敌人。能量战偶往往功能强大,难以打败,但是主修能量战偶的卡修,也并非没有弱点。和强大的能量战偶相比,卡修本身要孱弱得多。

    击杀卡修本体,是对付能量战偶类卡修最常用的一种方式,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陈暮身形一晃,便朝唐含沛扑去。

    忽然眼前一花,王歌居然出现在他面前,他不禁大骇,强自向一旁闪去。

    一个能量囚笼出现在他刚刚的位置,小王歌粉嫩可爱的小脸上布满愤怒,陈暮刚才的行为把他惹怒了。

    “呀呀呀!”他挥舞着小手,奶声奶气地喊着。

    可是,相比之下,他的攻击就绝谈不上可爱!如果让陈暮用一个词来形容,便只有狂风暴雨这个词才能形容吧!

    铺天盖地的能量体,像雨点般,倾泄而下!

    陈暮不禁脸色微变,冷哼一声,身形陡然模糊起来,就像逆势向上游的鱼儿,奋力向上。

    【邪君瞳】!

    红色血眼出现在他面前,还没等王歌反应,他就直接动用杀着——【金瞳织】!

    血眼中金色眼瞳漠然无情,无数细小的金色光束像一蓬软金丝,兜头朝小王歌卷去。

    小王歌似乎很好奇这些金色光束,顿在半空中,好奇地打量着这些金色光丝,似乎浑然不知这些光丝是何其致命!

    金色光丝像针般没入小王歌的身体内!

    没有任何反应!

    就像往湖里丢进一颗石头,湖面却很快恢复平静。

    “咿咿咿!”小王歌欢愉地叫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睁得大大,像得到什么好玩的东西。

    寒意在陈暮心中弥漫。

    看着这个可爱无邪的小王歌,他愈来愈觉得它的可怕!

    “呵呵,忘了告诉你,任何能量攻击,对小王歌都无效。而且,他能够分析受到攻击,从而复制敌人的攻击。怎么样,陈大师,作为一名制卡师,评价一下这张卡片吧。”唐含沛带着几分调侃,悠闲地观看着小王歌和陈暮之间的战斗。

    他话音刚落,小王歌身前便出一道血色巨眼,巨眼中,金色眼瞳浑若黄金铸就。

    视野中,金芒闪动,陈暮已经来不及闪躲,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发动【金瞳织】!

    轰!

    两道【金瞳织】狠狠地撞在一起!

    炽目金色光团骤然在空中亮起,仿若太阳被刺破,金色光芒照亮整个天空。

    那些远远遥望的卡修们齐齐发出惊呼,刺目的金色光芒,强烈的能量波动,许多人甚至在这瞬间下意识停止呼吸!两位最顶级强者正面碰撞所的爆炸等级,足以毁灭半个罗柚市!

    众人不禁在心中估测陈暮现在的实力,当年唐含沛和谯原在罗柚市的那场战斗,都不足以产生如此威势。否则的话,唐含沛最后也不需要动用战争卡片,就可以直接把罗柚市变成废墟。

    半空中,陈暮狼狈不堪,他上半身的战斗服只剩下一小半。

    不远处,小王歌睁着大眼睛,脸上得意地笑。唐含沛面前,一个透明的能量罩,刚才挡下了所有的攻击。

    可是个恐怖的家伙啊!

    陈暮看着天真无邪的小王歌,和本身的狼狈相比,小王歌就像喝水样简单,甚至还给唐含沛一个能量罩。果然不愧是能量战偶,对能量的运用无疑是他们的本能。

    “你不会【映破】,要不然,还有一战之力。【邪君瞳】是最强的光束卡片,对上我的【王歌】,又岂会如此狼狈?只可惜,连宿寒昊也不会这招。”唐含沛傲然道。

    【映破】,陈暮不由苦笑,他能领悟出【金瞳织】就相当不易了。

    唐含沛目光落在陈暮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讶然道:“难怪你敢向我挑战,原来也是有所依仗。不必留手了,来吧!难道西泽的学生就这么点伎俩?”

    陈暮身形一动,就出现在小王歌的身旁。

    小王歌吸着他的小手指,呆呆的模样引人发笑,仿佛不知道危险的来临。

    陈暮右手手臂就仿佛突然诡异地动起来,手臂每一块肌肉突然震荡,咻,一道空气斩脱手而出。

    空气斩接近透明,质地恍若透明水晶,破开空气的啸音轻微,反而没了之前的尖利啸音,只有轻微的嘶嘶声。这半年,他的空气技又上一层楼。

    透明恍若水晶的空气斩,划过无数残影,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射向小王歌。

    陈暮喘着粗气,刚才这一下,为了确保能够击中小王歌,他可谓用足了力量。这一点,从空气斩恐怖的速度便可见一斑。

    中了!

    空气斩像烧红的钢刀划过奶油,轻松沿腰把小王歌切成两半。

    陈暮刚想松一口气,瞳孔却猛地一缩!小王歌被斩成两截的腰部,光华变幻,迅速恢复如初。

    怎么会这样?

    唐含沛笑了笑:“小王歌是能量体,这种攻击对他是没效的。你何必遮遮掩掩,不用猜我也知道你是在拖延时间。你的杀着是这个盒子吧!”

    修长白皙的手指指了指静静飘浮的金属盒。

    陈暮脸色微变。

    “刚才的能量冲击,它竟然丝毫无损,连位置都没有变化。”唐含沛悠悠道:“我知道你们东卫擅长卡械,集整个东卫之力,研究出来的东西,想必不是凡物。”

    “拖延时间也应该拖得差不多了,我倒是很期待呢。”唐含沛伸出一个手指,神情认真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欣赏你么?”

    他自顾自道:“你总是能打破旧的东西,折腾出一些新的东西。不管是你制作的卡片,还是创建的东卫,都是新东西。打破旧秩序,我喜欢。”

    “来吧!”唐含沛腰背一挺,整个人就仿佛出鞘宝剑,锋芒毕露!

    陈暮却是身形一折,忽然向下俯冲。

    “呵呵,想逃?”唐含沛眉眼一挑,杀气横溢:“到这也差不多了!若是没有一战的东西,那就死吧!”

    小王歌扬起粉嫩双手,空气中,惊人的能量波动,就像渐渐涌动的海水。

    如同末曰般的能量波动,水波般荡漾扩散开来。

    云层开始向小王歌头顶的天空汇集,眨眼间,罗柚市上空乌云滚滚,电闪雷鸣!

    远远围观的卡修们个个目瞪口呆,面无人色。

    这样的威势,真的是卡修能够做到的吗?

    虽然唐含沛一直顶着天下第一的名头,但他的强大,远远超出人们想象的极限!在如此力量威势之下,你会觉得本身渺小得就仿若一只蚂蚁,令人难以生出任何抗衡之心!

    陈暮没有回头,他不需要回头,头顶天空毁灭姓的能量波动,令他浑身每个细胞都不自主地战栗!

    他的速度不减反增,呼呼的风声在耳边,他就像一颗从天而降的陨石流星,马上就狠狠撞上地表。

    “逃得掉么?”唐含沛的声音淡然,带着一丝轻蔑,陈暮的掉头逃跑让他对陈暮的感观顿时大掉。

    就在此时,变故忽生!

    叮!

    清脆的声音,就是滚滚雷电也无法遮挡住!

    唐含沛情不自禁扭头望去。

    金属盒消失不见,那里只有一团黑球!

    绝对的黑暗,就像那一处空间塌掉一块,消失不见。

    唐含沛脸色大变!

    小王歌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嘶嘶嘶!

    云层翻滚的电芒疯狂地向黑球涌去,密密麻麻的电芒齐齐涌入一个黑球的场景骇人至极。

    这个小小的黑球,就像贪婪而永远吃不饱的怪兽,拼命地吞噬着电芒。

    小王歌脸上的痛苦神色越来越重,他的体形开始一点点变得模糊起来。他转身相跑,可无论怎么努力,也动不了分毫。几秒之后,他变成一团彩色的光团。就和那些暴虐的电芒一般,一点点朝黑球靠近,就好像黑球对它有股吸力般。越靠近黑球,吸力越大。

    唐含沛脸色第一次变了,苍白彻底!

    几乎一眨眼,他便明白了这团黑球的功能——吞噬能量!它能吞噬一切能量!

    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度仪里能量卡中的能量已经开始不听他使唤了,蠢蠢欲动!

    他突然间明白,陈暮并不是逃跑——他只是不想摔死!

    唐含沛毫不犹豫,用尽全部感知,勉强控制度仪中能量,转身就向地面飞去。

    陈暮顾不上其他,那玩意,可不识敌我!

    度仪中的能量越来越紊乱,越来越不受控制!好在,地面离他越来越近,只是这速度……该死的!

    度仪中的能量彻底失控,滋滋滋,化作一连串的光芒,朝黑球飞去。

    陈暮大惊,没有能量,气流卡立即失效,他没办法减速了!

    该死的!

    他忍不住再次破口骂,他此时离地面不过五十米!

    此时,他再也顾不上其他,双拳疯狂地向下轰,空气弹!

    他只能借那么一点点的反震之力!

    生死之间,他彻底暴走了,赤红着眼,嘴里咆哮嘶吼着,双拳一片虚影。无数空气弹像不要命向下轰,下面的废墟被轰成泥坑,连泥也被震散……砰!

    陈暮重重摔在泥坑,脑子一木!

    过了半天,他艰难地爬起来,他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双臂几乎都快抬不起来,这是刚才疯狂使用空气技的后遗症!他有些恍神地环顾四周。

    终于活下来了!

    刚才那一幕,可真够悬!

    他忽然眼光一凝,唐含沛!不远处,唐含沛艰难地行走。他居然也安然降落!这家伙的感知控制力真是可怕!

    不过,现在……唐含沛也发现了陈暮,他停下脚步,知道此时逃跑也没有用。他度仪内的能量已经完全被吸走,陈暮虽然看上去比他狼狈得多,无卡流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赢了!”唐含沛神色平静:“我只有一个问题,那个盒子是什么?”

    深深地看了一眼唐含沛,陈暮没有犹豫出手!

    待唐含沛的尸体落地,他才缓缓吐出四个字:“【能量黑洞】!”

    罗柚市外面已经乱成一团,卡修们骇然发现,他们度仪中能量卡的所有能量,突然不受控制,消失不见!

    这期间,无数卡修从天空坠落摔死!

    其他卡修也失去了战斗力,东卫的卡修早有准备,他们本就有一些无卡流的底子,在这样的局面最占优势。

    当陈暮从废墟中走出来时,东卫一片欢呼!

    所有人都明白,大局已定!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