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欢迎您!
简体版 · 繁体版    
玄幻·魔法武侠·仙侠都市·纵横网游·竞技历史·军事科幻·灵异名家·名著菁菁校园言情穿越耽美同人轻小说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书包网(www.zxw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农家乐小老板第376章

手机阅读

    陈安修和家里的这通电话时间长了点,除了确实有事要说,另外一个他不想承认的原因就是,对于和章家两位老人的相处,他内心里多少还有点犯怵,尤其是老爷子,以前他还能装傻充愣硬着头皮往上凑。悟空小说网 ..不过这次章时年这次在绿岛受伤,老爷子知道后就有点不太高兴。

    年前他们回来晚,老爷子什么都没问,但章时年的伤就在那里摆着,怎么都瞒不过去,年后章时年主动和老爷子谈了一次,谈话的时候,他没进去,但是章时年出来的时候,他见到了,他从半开的门里远远看了一眼,老爷子正对门口坐着脸色很难看。可能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老爷子示意秘书当面将房门关上了。

    他想着亲自过去道个歉,章时年又说该说的他都说了,事情既然过去,越解释越乱,只要他人没事,老爷子生两天气就过去了。陈安修想想也有道理,他能怎么说,总不好跑到老爷子面前陈述他家的那些鸡毛蒜皮吧,就算他愿意说,人家老爷子还不一定愿意听。更何况他真的有点说不出口。

    这些天他主要精力放在吨吨拜师的事情上,加上在章家留宿的时间相对少,他就暂时把这件事搁置在一边,现在吨吨已经拜师结束了,他没有借口再逃避,也不知道老爷子的气生完了没有。章时年现在也不在,没人给打前哨踩雷。

    陈安修揉揉脸,告诉本身别在这里瞎琢磨了,老爷子生气不生气的,他不都得出去这个房门吗?除非他一辈子都不打算见老爷子了,那可以缩在卧室里等着章时年下班来解救或者直接冲出去扛起吨吨揣着冒冒一刻不停留的掉头就走人?就现在来说,好像农家乐小老板第二个选择更有可操作性。

    他想着想着本身先忍不住笑了,现在还没到那种地步好吗?别人还没开口,他先把本身折腾成一神经病了。刚才进门见老爷子,老爷子的态度好像也挺正常的。

    陈安修他将手机丢在床头柜上,进洗漱间重新洗把脸,然后拉门出去,就像他刚才在卧室里听到的,老爷子果然在堂屋,和许秘书的话已经说完了,此刻正站在窗台那里修剪两棵已经开花的盆栽。现在的时间刚过五点,三月天的天,日头渐渐长了不错,但这个时间点屋里已经有点暗了,陈安修拍开灯,章谨之回头看了他一眼,开口问,“洗漱过了?”

    “恩,今天在外面出了一身汗。”他想起刚才是说回屋洗漱一下的,“这花可真香啊。”这个开头应该比较平安吧?

    “这叫做九里香。”

    “怪不得。”看着不起眼,香气却很浓郁,屋里现在虽然开了灯,但光亮怎么也不比日光大盛的白天,特别是盆栽花叶繁茂,空隙处阴影重重,老爷子年纪又大了,每次下剪子的时候,几乎都要弯腰趴在上面,陈安修就主动说,“屋里光线太暗了,您说着,我帮您剪吧?”

    秘书许刚拿出文件在隔壁小客厅沙发上坐下,听到陈安修这么说,默默地摇摇头,这些盆栽向来是老爷子亲自打理的,就是老爷子的一个休闲消遣,哪里有帮人休息的?

    陈安修说完见老爷子没出声,以为本身又说错话了,他下意识地挠挠头,脑子里飞快转动着说点什么话能将这个尴尬的话题转开,“要不然……”我去移个灯过来?

    但他这话还没说完,老爷子就将修枝剪递过来了,又说,“这样倒也方便。”

    陈安修心里松口气,伸手接过剪子。老爷子说着,他就负责下剪子。间或的,老爷子也给讲一些修剪盆栽的技巧和常识。

    许默成听隔壁两人相处还可以,他也就不再注意那边,努力将注意力放在手头的几份文件上,可是好像不太成功,他能看出得出老爷子正在努力接受陈安修的存在,只是这过程并不太容易,老爷子一辈子心高气傲,对本身要求严格,对子孙后代的寄望也颇高,特别是时年,是老爷子这一脉的独苗,从小又是老爷子手把手教出来的,即便老爷子没强求过时年必须找个显贵的大家小姐,可内心里还是觉得陈安修这样的条件差了点。当然也不光是针对陈安修,对时年也有气。

    “这几枝是从根上都修掉吗?”

    “恩。”

    陈安修眼神好,下手准,做这个工作几乎没什么压力。

    “这两枝从三分之二处斜口下剪子,留外侧那个芽。”

    “这上面花苞好多快开了。”叶子也茂盛,现在剪掉是不是有点可惜?

    章谨之明白他未说话的话,耐心地伸手指给他看,“你只看它现在长地不错,但你留心看这两枝的位置,如果任其生长下去,过些天里面这块盆底就会被完全盖住,不通风透光,到时候影响的是整盆花。”

    陈安修一听是这样也就不再多言,照着老爷子说的,咔嚓咔嚓将那两枝都剪掉,他剪的同时老爷子又开口说了句,“有时候顾虑太多,想事事周全反而事事不得周全。眼光要放长远。”

    老爷子到底想告诫他什么事吗?陈安修是想问问的,但直觉告诉他,老爷子不会再给他任何解释的。

    等盆栽修剪完,章谨之观赏了一会就让陈安修抱着送到西跨院的花房去了。

    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老爷子在准备好的水盆里洗洗手,这孩子仁厚太过,做事顾虑良多,做事难免就失了一分果决。陈家的事情若早做决断,也未必会闹到今天的地步。但愿吨吨冒冒这点不像陈安修,他希望孩子品行端正即可,并不需要有太多慈悲心肠。

    等陈安修再次回来,吨吨也洗漱好从房间里过来了,他头发没擦干净,老爷子正拿着大毛巾给他擦头发,也只有这种时候,这高高在上的老爷子才看着有点普通爷爷的样子。

    他过去陪着坐了会,过了五点半,厨房那边开始准备晚饭,厨娘过来问今晚的菜色,两位老人晚饭吃的少,老爷子就没有特意点菜,只嘱咐给冒冒熬点牛肉汤。别人不吃肉可以,冒冒不干。

    陈安修中午在酒店吃的,菜相对来说油腻点,他今晚就想吃点青菜,厨娘杨小桃说,“今晚的冬笋和藕很新鲜。青江菜也不错。”

    “那就这几样看着炒两个青菜吧,麻烦你了杨姨。”与其让人猜度着做,最后还不合口味,倒不如利索地点两个本身想吃的。

    吨吨今天有点累,也没什么胃口,听爸爸点了青菜也没再加。

    平时章家的晚饭要比这早点,不过如果陈安修一家留下,为了等下班的章时年就自动向后延,好在章时年今天下班也不太晚,不大到七点就到家了,他进门之前,陈安修刚把冒冒从床上挖起来不多会。

    冒冒这一觉睡了两个多小时,但他显然还没睡够,就趴在爸爸的身上小猪一样哼唧哼唧的不愿意,脑袋在爸爸怀里拱拱还想再继续睡。

    陈安修抱他起来走走,吨吨又拿玩具在后面逗他,他这才慢慢睁开点眼睛,但还是趴在爸爸肩上不愿意动,就连看到章时年进门,他也只是耷拉着眼皮有气无力地喊了声爸爸,之后再无其他的动作,要换做其他时候,早就扑上去抱着大爸爸的腿,又要抱又要亲,再不然就去翻大爸爸的包,看看有没有带回来什么好吃的。章时年也愿意配合他,经常的在包里放包饼干点心之类的小零食就为哄他高兴。当然他也确实好哄,有时候就翻到一块糖,他本身也能攥着乐呵半天。

    今天章时年回来之前还担心冒冒原因是丢下他的事情不开心,下班前特地在包里装了三条白巧克力,结果现在见到冒冒,不高兴倒是没有,是直接没精神了。

    章时年从包里摸出两条巧克力,一条丢给吨吨,然后从陈安修手里将冒冒接了过来,“冒冒这是怎么了?”他看着冒冒的脸有点红,就贴上去先试了试冒冒额头的温度,“头怎么好像有点热。”

    陈安修从旁解释说,“刚从被窝里出来。”

    章时年听他这么说就放心了,“冒冒小猪和爸爸说说,你今天怎么睡了这么久?”他抱着冒冒坐下,剥开巧克力喂着冒冒吃,冒冒喜欢甜甜的东西,起初还耷拉着眼皮想睡,等嘴里有了甜味,他就本身吧嗒吧嗒嘴,又伸出小舌头舔舔,不过安修不怎么让冒冒吃甜食,看他有点精神就将剩下的巧克力收起来了,约好好了明天再吃,对此冒冒习惯了也不大闹,人家颠颠地继续去哥哥那里蹭点。爸爸倒点水给他,他本身就抱着杯子大口喝。章时年趁这个时间回屋换了衣服。

    吃饭之前冒冒的表现一切都正常,就连章时年都以为可能冒冒小不大记事,上午的事情转眼就忘干净了。家里的饭厅和厨房都在东厢这边,他们过去的时候,厨房也刚刚开始上菜,冒冒这会来精神了,走路要跑在最前面,进屋后也不消停,陈安修担心他蹦跶太厉害待会吃饭难受,就将人拉过来,诱哄说,“冒冒,你去厨房里和杨奶奶要筷子,一人一双,你先数数桌上有几个人,应该要几双。”

    这事冒冒也不是头一次做了,他愿意跑动,以前在绿岛的家里已经做的轻车熟路,听爸爸这么说,他就绕着桌子数,“冒冒,爷爷,奶奶,爸爸,爸爸,得得。”人家别的小孩刚开始学这数人的时候,经常忘了把本身算上,冒冒就不,他从农家乐小老板第一次就没忘记过本身,尽管根本不怎么会用筷子,他也要拿一双摆在本身面前。

    陈安修听他数完了,就轻轻推推他的背说,“好了,数完了就去拿吧,仔细看着点脚底下的路。”

    冒冒胖乎乎地跑了,陈安修到底不是很放心地跟上去。方碧凝见此笑了笑没说话,倒是章谨之饶有兴味地问吨吨,“这么多人,冒冒筷子数地过来吗?”

    吨吨颇为自豪地回说,“冒冒学数数最快了。”

    果然不多会就听到冒冒在厨房里中气十足地数,“一,一,一,一……”接着就见冒冒两手满满地攥着一大把筷子出来了。

    老爷子主动伸了手,冒冒在爷爷手里放一双,在奶奶手里放一双,然后是哥哥的,最后一双是本身的,陈安修早就发现他只拿了四双筷子,还以为他是拿错了,当时也没点破,现在就故意说,“冒冒,怎么只剩下一双了,我和你大爸爸的筷子呢?”

    章时年也配合地说,“对啊,大爸爸的筷子呢?”

    陈安修都做好再陪冒冒跑一趟的准备了,哪知道冒冒张嘴来了句,“不给爸爸拿。”

    章时年大概知道他是想起上午的事情了,就抱起来放在本身膝盖上说,“你和爸爸说说,为什么不给我和你爸爸拿?”

    冒冒过完一个年,语言能力又进化了不少,现在很多时候也能大概地表达本身的意思了,“不带我,不给爸爸拿、”

    章时年又问他,“那你怎么给哥哥拿了?”同样是丢下他,现在享受的待遇真是天差地别。

    “冒冒得得。”

    哥哥什么时候都是亲的,爸爸就说不好了,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就连章时年许诺改天一定带他出去玩,冒冒也不领情,最后还是陈安修看着菜上地差不多了,本身去厨房拿了两双筷子过来。

    吃饭期间喂他喝汤,冒冒喝地很痛快,陈安修想着闹这一场应该也差不多了,冒冒偏不按理出牌,到上床时间,他要跟着哥哥一起睡。

    “不行,哥哥今天很累了,你不要去闹哥哥。”

    这次吨吨也不帮他,他也不是没单独带过冒冒,晚上如果醒了没见到爸爸必定会哭闹一场,他今天不想陪着半夜起床,“你乖点,改天哥哥陪你,今天不行。”

    冒冒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哥哥,确定哥哥这次真的不协助后,他又要和爷爷一起睡。

    对着老爷子陈安修就不好一口拒绝,就婉转地说,“你下午睡了,爷爷还没睡呢,你去了,爷爷就睡不着觉了,你要是想和爷爷玩,明天睡醒了再来找爷爷好不好?”

    “我不。”他拒绝人的时候干脆又利落,他还拿眼睛看着你说,一看就是故意气人。

    陈安修耐着性子说了好些好话,但这次冒冒统统不买账,以至于说到后来,陈安修就偷偷拿眼睛瞅他,可这次冒冒是铁了心顽抗到底,陈安修一瞪他,他就往爷爷怀里扑,软乎乎地喊,“爷爷啊。”

    老爷子疼他,明知道他晚上必定会闹,也忍不住妥协说,“先让他去我房里玩玩,等他困了,你们再过来接。”

    陈安修知道老爷子的作息一向很有规律,而冒冒今天下午睡到很晚,今晚肯定不能早睡,他担心冒冒过去闹腾,章时年也不同意冒冒过去。可冒冒今天晚上异常地难沟通,谁的话也不听,本来家里唱白脸的角色向来是陈安修,但他明白最近为了吨吨的事情确实冷落了冒冒,怎么也强硬不起来,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爷子拍板定案将冒冒带回了本身房间。

    冒冒走的时候频频回头看他爸爸,陈安修装作不理睬他,拉着章时年也回了卧室,进门后,他贴在门板上听了听,好像也没哭,“暂时应该没什么事,估计要等困了才会闹。你先去洗澡吧。”

    章时年揽着腰将人拉过来,贴在他嘴唇上亲了亲,“一起?”

    陈安修面带遗憾地摸摸他的头,“乖孩子,本身去吧,人都要学会长大的,我吃饭之前就洗过了。”

    章时年照他屁股上就是一巴掌,但不疼不痒的,陈安修笑嘻嘻地跳开了。

    等章时年进浴室后,他从包里翻出属于他的那条巧克力掰了半块丢到了嘴里,剩下半块连通冒冒的一起放到窗边的小冰箱里。他趴在窗边看了看西厢那边吨吨的房间,吨吨今天好像真的累坏了,不多会就熄了灯。老爷子那边的灯倒是一直亮着,但天冷门窗关地严实,也不知道里面现下是什么情形。

    但不管什么情形,他也不知道还没过五分钟的就追过去看,等巧克力吃完,他换上睡衣,又将章时年的睡衣拿出来挂着,不过等他刷完牙,章时年泡在浴缸里还没想起身的意思,他就自动滚过去帮人捏捏肩膀,章时年上一天班回来,经常的肩颈这边就酸硬,陈安修常年揉下来,现在技术已经很不错了。

    两人闲聊起来了,陈安修想起之前个家里打的那通电话,他就把陈四叔要接受采访的事情说了一遍,“其实那个访问倒是没什么,不过我四叔那人一向不爱张扬,他每次回来,都有不少人亲戚同学什么的辗转托关系请他吃饭喝酒,他都很少去,这次为什么突然要接受这个采访呢?刚开始明明拒绝的。”他不在绿岛,具体的情况不太了解,电话说太多,怕爸爸担心,再说四叔已经决定的事情也确实轮不到他这小辈来干涉,他只是觉得这中间的转折有点讲不通。

    陈建友?章时年抬手点点右边,感觉到安修会意地那里加重些力道。关于陈建友,他在调查陈安修在部队经历的时候,倒是顺带的看过一些此人的资料。从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农门小子到现在的海军大校,陈建友走过的这条路固然与他身后的薛家分不开,不过据资料显示,薛家有不少子侄在军中,表现优秀的也不是一个两个,陈建友作为薛家的女婿,半个外人,他早早就被捆在薛家这条船上,但一开始所能得到的资源和支持却非常有限。简单点说就是他并不被薛家所重视,也就近些年好点,南边海面上不太稳定,同时给了不少人表现立功的机会。军队并不是无争无夺的世外桃源,陈建友能稳稳当当走到现在,个人能力出色固然是一方面,但稳重低调的行事风格也绝对是加分项。这样的一个人,必定是走一步想三步,已经做好的决定很难会临时变卦,除非中途出现一个他不得不改变的理由,当然这个理由是什么,他一时也猜不到。不过既然是陈天丽牵的线,说不定这件事要应在陈老大那边。但现在没有足够的事实证据,所有的推论也只能是推论。只要安修家不牵涉其中,其他的他也不想费太多心神。

    至于陈天丽,他印象不坏,清楚本身的位置,有分寸知进退,对他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他并不介意在适当的时机推一把,举个例子陈天丽现在的副局长。

    “可能有什么人情推不开吧?”

    “恩,也许是。”陈安修就是想起来了这么一说,也没指望能得出什么结论,毕竟家里的那些事,章时年知道的还没有他多呢。

    章时年洗完澡又去接了冒冒一次,冒冒正在爷爷***床上蹦地欢,爸爸要抱他走,他就钻到***被窝里,怎么劝也不出来。章时年就算与方碧凝情同母子,但老太太不将人揪出来,章时年也不能动手去掀老太太的被子,农家乐小老板第一次的接人行动宣告失败。

    农家乐小老板第二次是大概二十分钟后陈安修跟着一道去的,冒冒当时刚上完厕所回来,还没等他爬上床就被陈安修揪住了,他不管冒冒怎么闹,抱着就准备走人,可冒冒还没出门口呢,就开始哭,跟有人突然拧了他一把一样,哇哇地哭。陈安修还没心疼呢,老爷子先心疼上了,开口让孩子留下来,说什么时候想走的时候再走。得,农家乐小老板第二次又是失败告终。

    经过这两次的教训,大半夜的,陈安修也不想去招惹他了,不管怎么闹腾,冒冒总有犯困的时候,只要想睡觉,就不信他不乖乖回来。

    “真的不去接了?”

    陈安修向前一扑趴到床上,抱着枕头咬牙,“不去了,再去我跟他姓。这个小混蛋。”

    章安修吗?章时年表示一点都不介意。但他现在不想就此撩拨这个被儿子抛弃的傻爸爸,三十多的人了,还和小儿子较上劲了。

    睡衣本就肥大,陈安修这一扑腾,上衣折上去,自然就露出底下大半截的腰,他这样姿势,腰下那两个窝窝更深了。

    章时年手痒地伸手去抠抠,陈安修怕痒伸腿蹬他,床是个太容易出事的地方,夫夫间的亲密小情趣很快演变成一场更激烈的运动。这次原因是不用顾忌睡在旁边的冒冒,两人做起来竟有些凶狠的意味。大半个小时很快过去,昏昏沉沉中陈安修总觉得还有一件事要做,可他的神智很快在章时年激烈的顶弄沉沦。

    而在另一边,冒冒农家乐小老板第三次看了看房门,见这次真的没人来接他了,他不乐意了,他要找爸爸。

    老爷子也看出他是犯困了,就将他抱到床边,给他穿上鞋,准备送他回去。

    冒冒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他跑到爸爸的门口啪啪啪拍门,“爸爸,爸爸……”

    房内战火正酣,陈安修的一条腿搭在章时年的肩膀上,两人连接的地方已经**的一片,就在章时年再一次的抽·出又挺·入的时候,门啪嗒一声从外面被推开了。

    陈安修这次显然听到动静了,他身体一僵,夹地章时年闷哼一声。

    随之而来的是冒冒啪嗒啪嗒地脚步声,他飞奔着向床边跑过来,同时开口大声叫,“爸爸,爸爸……”

    章时年恢复神智后反应迅速,他暂时出不来,一伸手将踢落在旁边的被子拉过来盖住两人还相连的身体。

    老爷子没进门,他在外面说了声看好孩子,就帮着拉上门离开了。老爷子是年纪大了,耳朵不太灵敏,可他离着老糊涂还差很大一段距离,就在冒冒拍门,那两人没应答的时候,他就大概猜着那两人在里面做什么了。他本想待会再送冒冒回来,但冒冒踮着脚一拉门把手竟然将门推开了。

    外面的人走了,现下屋里的情形是这样的。

    “爸爸,爸爸……”这是站在床边的冒冒在喊人。

    “你快出去。”这时下面的陈安修在推章时年。

    “你放松点。”这时上面的章时年在安抚陈安修。

    儿子就站在边上瞪着两只大眼睛好奇地瞅着你,谁能放松?但他知道本身不放松,章时年也出不来。陈安修深吸口气,尽量舒展本身的身体。

    章时年也一点一点也往外退。

    他们两个着急不着急,别人就不知道了,但冒冒见两个爸爸躺在床上说话就是不搭理本身,他着急,他想上床睡觉,他见爸爸不抱他,他两只爪爪抓着床上的被子,本身就要往上爬。他小四十斤的体重,被子呼啦被他扯下去一大半,冒冒本身也摔了个屁股蹲,章时年一把将堪堪盖住两人下半身的被子一角摁住。

    冒冒大概觉得很好玩,他坐在地上乐地哈哈笑又去拉爸爸的被子。

    老爷子和老太太那边早已经收拾好,送走冒冒后,他们就关灯了,不过一时睡不着,老太太看看从窗帘缝隙里漏进来的一点明亮灯光,对身边的老爷子说,“他们那屋好像还没睡。”

    “谁让他们今天惹着冒冒了。”小家伙真是花样百出。

    老太太在黑暗里笑了一声,似乎想起什么,又轻轻叹了口气。

    老爷子拍拍她的手,“过去的事情别想了,睡吧。”

    “恩,睡吧。”

读首发,无广告,去悟空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