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欢迎您!
简体版 · 繁体版    
玄幻·魔法武侠·仙侠都市·纵横网游·竞技历史·军事科幻·灵异名家·名著菁菁校园言情穿越耽美同人轻小说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书包网(www.zxw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晨曦_分节阅读_63

封建思想,羡慕人家有儿子,实在是这两个被爸爸骗得团团转的小学生太逗了。

  张震瞧得呵呵笑,郑庭轩早就不说什么了,顾老师除了笑之外实在说不了什么,这种一面倒的情况,他见得多了。顾景泰也缩回探着瞧的脑袋——小样儿,想和沈爸爸斗,再过二十年吧。

  看着完胜的沈爸爸,孙莉和刘家媳妇有点哑口无言,这和她们预想的正统教育完全不一样,这根本不是在教育,简直就是在欺骗。

  看得哑然的孙莉脱口而出,「我想要个孩子,然后我要让他成为有用的人才。」

  「好啊。」用淡然的语调掩饰着温情,高远道,「下周一登记,年底孩子该出生了吧。不过,事先声明,我要丫头,不要小子。」

  「为什么?」正为生正太还是生萝莉的问题徘徊的孙莉瞅着高远,明明看到人家的小子眼馋得要命,还故作深沉,太假了吧。

  「原因你本身知道。」高远瞪着她。孙莉卖傻地撇开脑袋,亏大了,早知道就不用高远的电脑来下G片了。

  张震、沈文华恭喜着这对突然决定结婚生女的新人,不封建的高远是个好男人。

  一直排斥着婚姻和责任的高远确定了婚事,最后一个单身汉也终于给解决了,朋友们都为此很高兴,他们相信热爱生活的孙莉定会给孤独的高远一个温馨的家。

  「以后你就不能白吃白喝了。」为高远欢喜着的刘镇东呵呵笑,「结了婚的女人比谈恋爱时要凶悍得多,结婚一个月你就能体会到了。」

  至少有四个拳头同时砸向多嘴的刘镇东,高远好不容易从不稳定家庭的阴影中走出决定结婚,这小子居然还泼冷水。

  当事人没理会话痨的刘镇东,为生儿还是生女斗上嘴的两人去了满眼绿色的阳台,甜蜜地挨着肩,两人分别给自家打去电话。举着孙莉带来的数码照相机,悄悄接近阳台的刘家媳妇拍下那依靠着的背影,很美。

  黄昏将至,在花圃里埋下未来文物的小学生在楼下扯着爬山虎玩,久离绿色的他们对生机盎然的爬山虎很感兴趣。在阳台上被打搅了二人世界的高远和孙莉探着身子警告他俩别巴着藤往上爬,会弄得一身草渍,很难洗的。这小区最深角落的平静被打破了,这里都能听到两个小子在楼下的喧闹声。

  「你们管不管,他们开始爬树了。」

  两个爸爸莫名其妙地看着对他们吆喝的高法官,「进化论已经充分证明了人类起源,他们应该只是呈现了一点点返祖现象罢了。」

  盯着这个不知道是故意还是脑子僵化的沈爸爸,高远很友好道,「几百万年的返祖基因应该不会让他们有人猿泰山的天性吧?」

  爱护下一代的郑叔叔连忙跑到阳台上看了一下,连带的,刘镇东夫妻和双江连带陈素也拉上王峻去瞧瞧。

  集体涌上那本就不宽大的阳台往下看的大家都不由叹息了,楼下不大的花圃和阳台一样被王峻收拾得美美的,再瞄楼下那两个抓着三个小学生也合抱不起的大梧桐树一个劲往上蹿又一个劲滑溜下来的小学生,那副滑稽样儿惹得别家阳台上收拾衣物的邻居哈哈大笑,看来,这返祖现象的几率也是很不好把握的。

  孙莉笑着推了高远一把,露怯了吧,人家小学生爬爬树就紧张成这副模样,将来他们自个儿有孩子还不知道会心虚成什么样儿呢。得从现在开始盘算一下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了。

  在刘镇东放肆的嘲笑中,高远突然回身就要捏他怀中的小丫头片子的脸蛋,只是忘了他这种小性子早就被朋友们看得一清二楚了。架开高远伸过来的爪爪,刘镇东把小千金一把塞进了闺女她干爹王峻的怀里,招架着高远爪子的刘镇东继续嘲笑着。

  也过来瞧了一眼的张震也看得哈哈笑,在城市里最多逛逛动物园的小子可算是找着撒欢的地儿了。「你们这小区的绿化真好,这梧桐树遮阴蔽日的,不像我们那些新型生活小区都没什么正经树,全是装饰用的灌木。」

  不再理会楼下撒欢的两个小学生,黄昏已至,家家户户开灯了。沈文华和郑庭轩简短地商议了一下,该离开了。都市人有都市人的生活习惯方式,在难得休闲的假期中也不该随性拜访,大家都有着本身的生活空间,久留不好。

  适度的挽留后,也就罢了,刘镇东也得回家了,出去做客的老爷子老太太快到家了吧,要是没见着心爱的孙女,他们会上火的;和刘镇东闹完了的高远和孙莉嘀咕着盘算着准备哪些婚房用品;双江也在一边嘀嘀咕咕起来。

  沈文华和陈素王峻握手道别,下周二他就要登上国际航线回去继续学业和研究了。握着沈文华的手,陈素毫不怀疑这个人定会归来,归来后定会做实际的、有意义的事情。

  临行前,大家帮着收拾了一下厅子,招呼着楼下的小学生上来,掸去衣服上的浮灰,洗净手上的草渍,张扬沈毓各自整理着自个儿的小背包。想起来了,张扬跑进卧室把小骨头枕头找了出来塞回背包里,离了这个,他睡不着觉的。

  得到爸爸的提示,江晔第一次向新认识的朋友提出邀请,请顾景泰明天到他家做客。要留到下周二给沈叔叔送行的顾景泰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邀请,和江晔短暂的接触中,两个年轻人聊得很投机,对邀请,他很乐意。

  一把抱住商量着的顾哥哥江哥哥,张扬沈毓虎视眈眈盯着哥哥们,听到了噢,他们也要去!

  瞧着一直就盯着他们的两个小学生,看来,这两个小尾巴,哥哥们是别想甩掉的了。江晔很热情的也对两个小尾巴提出了邀请,两个小学生这才满足的放开顾哥哥江哥哥的手臂。

  看着热情讨论这几日行程的一群小子,对下一代有着责任心的陈素叔叔发挥了不解风情的特点,对高一的江晔、高三生的顾景泰和两个小学生旷课的问题提出异议。

  热烈讨论着这几天去向的大小小子们被陈叔叔的异议给压住了,瞧着,陈素认真的神情,张扬沈毓立即看向他们的张爸爸。

  「没关系啦,我认为小孩子接触更多的朋友和事物才是最首要的。」总算找到体现家长威严机会的张震对此不以为然,「就少几天课程,不会耽误他们的人生的。」

  听着这话的江明华开始盘算着给江晔请病假去了。对,缺几天课程不会耽误孩子的人生,经验证明,学校中所学的只是基础知识,他也更愿意让难得能结交到朋友的江晔自主地交际一回。

  对张震的教育理念继续着不同意见,看着欢蹦乱跳的小子们,陈素对这家的教育很困惑。居然有支持小孩逃学的家长,失职。

  「我爸妈也不同意孩子们旷课来给我送行,不过,最后张震说服了我们全家。」沈文华对提起异议的陈素笑,「说服我的那句就是——少几天课程不会耽误他们的人生。听起来很像是狡辩,可是却让我无法全然驳斥。您说说,这句不能算是错句吧。」

  错句?在场的家伙们瞄着把陈素说得找不出反驳言语的沈文华,这家伙还真是个完全的理科生呢。

  既然缺几天课不会影响孩子们的人生,那么,都愿意款待新朋友的刘镇东和高远也向这有趣的一家提出邀请。高远也打上了两个小子的主意,这两个可是现成压床的童子鸡,对他而言,今天就算是结婚了。

  和乐融融的大家一趟子顺路往外走,张震颠着小千金,小千金呀呀地叫唤着舞着小手向沈哥哥那边划拉。要和小妹妹道别了,沈哥哥很干脆地扭头叭嗒亲了小妹妹一口,张扬也跑过来凑热闹,叭嗒一口亲在小妹妹粉粉的脸蛋上。瞧着不停被占便宜的闺女,刘镇东心肝一下下地抖,不能对小孩子没有遐思的天真进行谴责,靠着乐见其成的

  老婆大人独自悲伤,傻爸爸的模样儿惹得刘家媳妇开怀大笑。

  定好再见的日期,握手道别,上了出租车,张扬沈毓一个劲向款待他们的王叔叔陈叔叔道别。

  陈素看着转出岔口的车子,都走了,「羡慕吗?」

  「终于走了,真是吵死人了。」收回目光,王峻道,「我们回家了。」

  并肩走在熟悉的树荫下,经过了沙尘暴后的降水,草木一扫前些日子的灰蒙,初春的嫩绿已然转向了深绿,色泽中多了些厚重。

  沿途和一些常见的小区邻居点头招呼,虽然彼此不知姓名,见的次数多了,也算是熟人了,这也算是生活的交际吧。

  「大家都很喜欢小猫小狗呢,我们家要不要也养两只?」进门的陈素提议。

  瞅了陈素一眼,王峻道,「等你退休了再说吧」

  「那可还要二十多年呢?」陈素侧头盯了王峻一眼,开玩笑,就算张扬沈毓那么乖,可也还是挺闹腾的,楼下的藤条都被他俩给扯得七零八落的了,二十年后他们哪还有气力应付小孩呀。

  「才二十多年罢了。」王峻淡然道,「这已经是提前我的预案了,放心吧,我早就把你当成孩子养着呢。」

  盯着王峻,陈素扑上去一口咬在王峻颈上,大大的一口咬下去,却连个牙痕都没有。

  被咬了的王峻笑起来,拦腰抱起还是这样有趣的爱人。就是,这就是他的家人,这就是他的爱人,这更是他宠溺着的孩子。至于,真正的孩子嘛,就算有预案,也没在目前的考虑中。两个人的世界还没有完全把握,一天二十四小时短暂得让人珍惜,哪里有空档让小孩子介入。他的爱情和张震不同,他对张震对沈文华爱情的方式给予理解,但,那不是他的爱情方式,他不会让陈素离开一分一秒,独占着这个人的一生,这就是他爱的方式。

  拉上的窗帘,纠缠的舌唇,饥渴的不只只是王峻,听到那样言辞的陈素纠缠着爱人,这就是王峻爱他的方式。他喜欢孩子,但,只是喜欢,不是亲情,他的亲情

  是王峻,贪恋从来不是王峻一个人有,他也有,有着不亚于王峻的激烈。这个人爱着他,从以前到现在,没有任何改变,他也爱着这个人,从爱开始到现在。

  对别人家可爱的孩子,王峻不妒忌也不羡慕,决定和陈素相依一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放弃了子嗣的贪恋,拥抱着爱人,如今的他喜欢着这个世界,喜欢着与这个人共有的人生。

  拥抱着确认着彼此的爱,陈素王峻享用着彼此,永不倦怠的亲吻。

  打横抱起陈素进卧室落在他们的床上,哎哟,落下的陈素被硌了一下,追逐着亲吻的王峻停了下来,陈素反手从背下掏出个火娃来。瞧着玩偶,陈素有点呆,对了,这是刘佳佳的玩偶。

  把布娃娃扔到一边,王峻对陈素的分神很不满,狠狠咬在胸前突起处,引得陈素吃痛呻吟了出来,更是点燃了王峻的欲望。

  亲吻着散解开彼此的束缚,不可忍耐需要得到对方的水乳茭融,激情在这瞬间爆发,来不及了,就这个时刻,绝对不能停滞的爆发。纠葛着被单,被贯穿的刺激让陈素弓起腰身,纠葛的彼此更像是疯狂的野兽在撕咬,不过,这疯狂的野兽绝对不会伤害本身,承受着暴风雨般的爱欲,陈素被王峻控制在肆意任性妄为的范畴内,不许拒绝!不许逃离!

  怎会拒绝呢,拒绝也是一种迎合;怎么会逃离呢,逃离也是一种诱惑。

  纠缠的身躯,抵死的缠绵,享受着彼此的火热,翻动的身躯,被吻痕点缀满每个角落,不可抑制的快感穿刺着爱人的紧窒又润滑的内襞,分开修长的双腿让交合的痕迹一览无遗。被征服,被快感折磨的不仅仅是陈素,王峻摩擦着陈素的性器,无法发泄的情欲无可收敛,好多年了,这种无法填满的快感无休无止地折磨着他。爱着,爱着这个世上唯一会爱的人,在这个心和身体都被他拥有的人的体内